一家天下股票配资

期货业向大学生频抛“绣球”

一家天下股票配资

  期货业向大学生频抛“绣球”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市场与策略之间跳舞,需要一个长期训练的过程。”在8月底由摩根士丹利与方正中期联合举办的“2014暑期夏令营”活动的闭幕仪式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在校生钱觐开道出了这样的感悟。

  无独有偶,据记者了解,今年5月中期协、中金所也共同举办了首届“中金所杯”全国高校大学生金融期货及衍生品知识竞赛,吸引了730所高校共30744名学生报名参加。

  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举办类似的活动,一场以在校大学生为核心的新一轮人才储备战在期货行业悄然打响。

  市场巨变 人才储备遇新难

  实际上,当前市场将“绣球”更多抛向大学生的现象,也是市场新环境下的必然结果。

  随着利率衍生品、外汇衍生品、期权品种的渐行渐近,金融衍生品市场也将翻开新的篇章。这给本就缺乏人才的期货行业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与之前不同的是,当前业务转型和市场环境的变化使得现有的专业人才很难与之跟进。”浙商期货副总经理魏丁告诉记者,以前人才完全可以由公司自己来培养,但近几年由于市场发展太快,公司自己培养根本就来不及。尤其是随着更复杂、专业性更强的金融衍生品的推进,他在筹备过程中明显感觉到此类人才的短缺。

  与此同时,海外人才在适应能力方面也频频遭遇尴尬。“现在很多海归在国内的适应能力并不强,能够走向尖端市场的综合型交易人才、技术人才、管理人才我们很难从中找到。”魏丁坦言,从海外引进人才现在公司完全有这个资金实力,关键在于能不能真正运用好这些人才。

  寻找“通才” 期货机构瞄准高校

  为了培养出适合当前发展需要,懂得研发、交易、技术、管理的“通才”,不少业内机构的人才储备战略从过去的“老手”逐渐转向了可塑性更强的学生。

  “未来期权的研究以及OTC产品的设计会越来越数量化、精算化,它需要大量具有金融工程背景的人才。”中国国际期货研究院副院长王红英表示,由于“老手”的知识结构不够完善,仅凭老经验是行不通的,这也是当前研究员越来越少的主要原因。

  对此,永安期货郑州营业部负责人许治国也有着同样的感受。“随着的迅猛发展,传统思路和传统‘打法’已经与市场发展战略相脱节。‘老手’的经验固然可贵,但较为固执的打法已经落伍。学生可塑性较强,上路较快,最重要的是更能迎合创新步伐。”许治国说。

  不可否认的是,与“老手”相比,学生有着更扎实的理论知识,更重要的是对金融有欲望,创新能力更强。不过,尽管具备了这些优势,但要想真正成为业内紧缺的“通才”却绝非易事。

  魏丁坦言,虽然现在市场对人才的需求非常迫切,但对人才的要求也有了一定的提高。“基础训练要有,但一定是一个‘通才’的概念,目前来看,像这种综合型的人才还需要一步步来培育。”

  人才培育 需三方共同努力

  不过,一边是期货行业急缺人才,另一边却是有志于投身期货行业的高校学生没有实践的机会。

  钱觐开提到,虽然在学校掌握的金融知识可以为以后的道路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但很难与快速对接。就业时,很多学生还是面临着“想法太过理想化”、“和市场现实情况脱节”的尴尬。“即使有再多的理论知识,倘若没有亲身实践和探索,对市场的脾气依旧看不清也说不准。”钱觐开感慨道。

  金融工程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魏源向记者表示,虽然他们也意识到学生群体缺乏实践的问题,但求学期间可以近距离接触市场和体验金融工作的机会少之又少。

  今年夏天的一次期权仿真交易大赛,就为这些跃跃欲试的学生们提供了一次将理论运用于“实战”的机会。此次大赛的李阳表示,这次交易大赛对于他这样的金融工程专业的学生来说,是一次前、中、后台一条龙式的锻炼。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从设计交易、实践风险模型到熟悉国内衍生品市场的交易习惯方面,他都获益良多。

  在业内人士看来,期货行业新一轮的人才储备需要学校、期货公司、学生三方面的努力。从学校方面来讲,理论与实践的距离拉得较远,师资力量在对期货行业的认识上也明显跟不上市场发展的前沿。“希望学校可以改进传统课程教材的设计,追踪市场前沿,贴近我们市场的需求。”魏丁表示,对有志于从事期货行业的在校学生而言,一定要抓紧丰富自己的知识链条,物理系的要赶紧补金融,金融系的要抓紧补IT。

  至于人才需求方期货公司,在人才储备上则需要有一个详尽超前的安排。如提供一定的经费支持,给有志向有理想的青年多一些实践的机会。“对于真正的人才,期货公司要舍得花钱,舍得投入。这样才能保证在市场变化真正到来的时候不会抓瞎。”魏丁感慨说。(韩乐 张田苗)

  【媒体看期市】期货分析师转型雏形渐明晰

  左手捏报告,右手执策略,这是现在的期货公司分析师最真实的写照。

  随着期货市场结构的转型,机构客户逐渐增多,这无疑对分析师的研究深度和广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研究员只研究一个品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长江期货研究咨询部杨小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一些有相关性的品种价格有着相互之间的作用力,我们希望分析师的知识面更广,逻辑思维更强,能够对单个品种所在的整个产业链有深入的了解。”

  不仅是产业链研究,浙商期货副总经理魏丁认为,加强分析师对宏观经济的把控很有必要。“除了对分析师自身研究品种的要求,我们引进了很多顾问和经济学家,为研究部门的人员提供培训支持。”魏丁说,通过从经济学和管理学的角度对分析师进行培训,可以让其具备宏观视野,更好地把握单个品种的行情与宏观经济的关系。分析师加强对债券、企业债、公司债、股权投资等泛金融品种的研究,也可以为其公司的资管业务提供策略支持。

  面对行业网站、信息提供商的竞争压力,分析师研究报告的内容也从早期简单的多空观点渐渐地向策略支持转变。杨小强说,客户需求的提升使得分析师在了解行业信息的基础上,需要多与现货企业接触,多调研以及参加行业会议。然后把行业信息整合梳理,再加入自己严密的逻辑,形成报告和策略提供给客户供他们选择。

  策略性的报告必须具有可操作性,这需要分析师具备严密的逻辑。杨小强认为,分析师在报告中应少写一些描述性的内容,注重讨论和分析,讲清各个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这一点也体现在了分析师的考核标准上。“我们的研究部门制定了报告评审体系,对分析师的策略性报告进行打分。逻辑是我们目前最关注的元素之一。”杨小强说。

  除了服务机构客户,分析师提供的投资策略也为期货公司资管业务和风险管理业务提供支持。例如,针对长江期货风险管理公司的合作套保业务,分析师通过对行情的分析和展望,形成策略提供给风险管理公司,让其以此为依据进行业务操作。

  分析师投资策略的价值也直接反映在了分析师的收入上。魏丁告诉记者,随着研究部门的转型,分析师的激励机制也有了很大变化,分析师的收入不仅来源于其工作量,更与策略的好坏直接挂钩。“虽然分析师肩上的担子重了, 任务更加艰巨了,但策略应用好的话,分析师也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研究所正在渐渐成为一个盈利部门。”

  不过,据了解,期货公司的投研一体化仍处于起步阶段,期货公司的研究部门还有更多要做。随着更多新品种的上市,研究部门面临着缺乏人手和缺乏经验的问题。杨小强说,期权和场外衍生品市场对于中国市场来说还非常陌生,“在现有的分析师的基础上,我们打算引进一些国外的期权人才来填补这方面的空白”。

  (作者:潘之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