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天下股票配资

做过分析师,当过操盘手,他的期货“不归路”

一家天下股票配资

  做过分析师,当过操盘手,他的期货“不归路”

   官微 ,作者小鱼

   官微 在这里读懂交易。

  跟万千期友一样,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读普通的大学,毕业后干着普通的工作。

  他自嘲,像他这样普通的人就应该过着着普通的生活在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找一份不高不低的工作,娶个不美不丑的媳妇,白天兢兢业业上班,晚上其乐融融居家。

  然而喜欢读书的他,看遍了各种传奇又励志的故事,就开始不满足自身的平凡,开始酝酿着改变自己。

  刚毕业的前两年,他尝试过开店、开贸易公司,但最后都是失败告终,把自己的工资全部搭进去还欠债,最后得到的只有人生经验刚毕业没钱没资源的人真的不要轻易尝试创业,这是一条九死生的路,可能比起期货更难。

  后来,从《伟大的博弈》到《巴菲特传》,从《股票作甚回忆录》到《时间的玫瑰》,他顿时觉得世间没有什么比金融市场更精彩,奈何羽翼未丰,只能一边上着班,一边买一些股票,晚上偶尔做做外盘期货什么的,虽然稳定亏损但是都是小资金。

  13年到15年是A股最近几年最好的年头。他说自己虽然水平有限,但是在大势的助推下,也没什么大亏,甚至稍有盈利。在这期间他一边上着班,一边到处拜师学习,但在深圳那边高手大多是募资玩资本运作的,真正愿意静下心来做盘带新人的少之又少,而他的命运也随着A股的牛市结束由盛转衰。

  15年6月,杠杆之下出现了股灾,本来就还没怎么盈利的他更无法幸免。因为交易和工作无法平衡,25年国庆前后,他离开了自己经营了四年的行业,来到深圳一家刚成立的投资公司做分析师。

  领导是一个50来岁的老期货,算是公司的投资总监,也算是他的启蒙恩师,但是这位老期货从来不透露自己交易的核心,比如进出场什么的都是靠感觉,关键的东西总从来不讲。他自诩曾经赚过千百万身价,后面全部亏回去。操盘风格就是做形态突破,然后赌趋势。

  然而好景不长,像野人说的那样无根浮贏空欢喜,未悟真经套中人。

  地基不牢的大厦终究会坍塌。期货的短暂获利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公司三十万的资金盘,亏到百分二十清盘了。颇为受挫的他也是在这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易家的动量手法。

  一开始,他觉得这无非就是做日线高低点突破,然后快止损,感觉没什么难的,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希望。

  此时的他觉得自己现在的交易系统基本完善,一天赚个千二八百不是难事。论坛上还有那么人多裸单作榜样,别人可以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再加上和女朋友异地,想到这里,他便辞职回家安心做期货。

  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事别人可以的,你真的未必可以。

  26年是大牛市,那个时候做突破的只要是止损快点,不管是追涨杀跌、做高低点、脉冲突破还是平台的形态突破都能赚钱。

  但好景不长,市场是不断进化的。27年下半年,行情开始变得异常难做,他也开始稳定月亏损,一亏损,心态就开始暴炸,各种主观猜测、频繁交易、重仓蹭点、逆势死扛等等。前面的一点盈利开始化作炮灰,他感觉自己没法再赚到钱了。

  交易失败加上感情失败,令他简直心如死灰,每晚的失眠更是让心态愈加狂躁。账户资金曲线也稳定向下,一切仿佛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收盘反省,开盘亏钱,晚上失眠。

  他说,本以为自己天赋异禀,没想到却陷入这无尽循环的心理炼狱无法自拔,并不是自己忘记了交易策略不去遵守,而是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了自己,像吸毒者一样对频繁交易成瘾,他一度痛恨自己。

  后来,为了避免自己在这种状态下抑郁,他换了新的环境,认识了一批新的交易员朋友。直到17年底,团队解散。

  回到家后的他,稳定亏损再次不请自来,这个时候他又开始对自己未来无限悲观起来。觉得期货真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好的,这是世界上最难的职业,没有一个行业会跟期货一样,时时刻刻面对自己人性的弱点。

  想归想,他内心排斥身体却很诚实,每天开盘还是第一时间坐在电脑前面看盘,依然会管不住手去胡乱交易。

  很快28年下半年了,他决心打算先工作一段时间,但是交易哪里是说放下就放下的,三个月时间就辞职了,再次下定决心既然工作也是有压力的也很艰难,还不如把交易做好。他便再次回到交易的路上,毕竟从18年5月到现在,虽然时赚时亏,但整体下来能勉强打平。

  他回顾了自己的交易生涯,说在看郭翼翔老师的教程,他才开始对交易有了些新的体悟,毕竟对自己来说在现在的市场里赚到钱也并不是难事,只是守不住利润。既然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远,失去了那么多,就再坚持几年吧。

  交易的路的就是这样,不成功则成仁,马入峡谷,焉能回头。

  就像他引用的这句话你之所以如此煎熬,是上帝在嫉妒你的才华。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发大愿者,必经魔考。

  喜欢我,就给我一个“好看”

  期货大佬林军新年随笔

  林军简介

  林军同济大学MBA,上海鸿凯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香然会金融俱乐部董事长、上海亿信伟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1992年开始进入中国股市,以0张股票认购证起家,1993年,参与了国债期货,并经历了“3.27”事件,1994年赚取了人生第一个一百万,2002年以后成功踏准了股市和期市的几个大节奏,正式开启财富人生!2009年鸿凯投资成立,在贸易、股权及艺术品方向开展多元化投资。23年9月香然会金融俱乐部成立,其收藏人生进入高峰。24年入股亿信伟业基金管理,成为亿信伟业董事会成员。

  林军随笔

  一转眼,到了25年,早上起床,照着镜子,头发又白了一些,低头估算了一下,去年口袋进的少出的多,不禁又让我这个老游击队员感叹一番,我小时候写作文必写时间像流水一样过去了,直到这一刻才理解。

  搞金融的在其他行业人士面前还真是高大上,全球每件事跟别人八杆子都打不着,但却和咱钱袋子多少还有关。半夜里睡着,什么马航空难、乌克兰战争、俄罗斯局势都会让你损失,不由得整日生出一付忧国忧民的心态,要说最诚心祈祷世界和平的还真别说,其实还是咱这帮老哥们。回过头来不巧碰上业内精英,黄金、原油、外汇,黑色无不斩获巨丰,又使得咱们如同金融民工,其实最多只能算个包工头,汗颜啊!在信息快速全球化的今天,机会人人面前均等,忽略了就可能让你悔上一辈子。

  去年唯一所幸之事是乔永远在香然会国泰君安机构策略报告会上第一次提出牛市起步上涨四百点,让咱有幸跟牛市结了缘,从一个多年的空头转成了铁杆多头,今年如果要展望的话,那就是继续铁杆下去,以我二十多年炒股之经验来看,中国股市每次都是人造的,国家需要,股民急盼,一子把以前没进股市的那波人给诓进来,牛市的目的也达到了。去年股市最大的看点是第一波主升浪居然是打了鸡血的,不但让老股民大跌眼睛,满仓踏空,估计也让决策层的大老爷们看不懂了,反正谁也没见过股指的牛性,所代表的沪深300只股票在这轮牛市中木秀于林,让老前辈们看不懂,等到下坡进入熊市又会风必摧之,成为做空利器,总而言之,这波是股指金融属性大爆发。

  至于入市资金方面也与07年有所不同,老板们早就发现现在已到了资本过剩时代,中国早已不缺钱,缺的是创新和机会,对八零九零后大小富二代来讲,再象老头子一样沒日沒夜辛辛苦苦挣点钱,早已不是人生理想,不花力气把大钱给挣了才是王道,至于小屌丝们随着APP之类方便快捷的互联金融不断深入,一定也是砸锅卖铁把所能找到的钱投入股市,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人生发财机会不多,凭什么别人能挣我不能挣,所以后续资金是不用愁的。

  07年大牛市,上海所有的餐馆都火爆,人人都感觉发了财,这个场景一定会再现,历史告诉我们,在中国的每一次全民运动,你要做的就是不要被边缘化,独立冷静思考只有在大家疯狂时才有用,大白话的意思是不要太早想歪了!

  最后对曾经最为关注的期货市场的看法,比较赞同粱大师的观点,工业品比较长周期,不断在振荡中寻找底部,至于农产品以我的经验来看,不碰上大灾大难就别玩啦!

  结束语……人生能发财的机会不多,能改变命运的机会更少之又少,曾经有位智者讲一生可能有七次机会,前二次年龄还太小,后三次人已太老,能让你抓住的不过一二次,各位新老朋友看了有何感想多多。